• 旗下APP
    金斧子财富
  • 关注我们

    金斧子微信公共平台

  • 400-9302-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私募基金 > 专题研究 > 详情
【金斧子价值投资研究课】邓普顿的逆向投资
2020-03-27 18:44 来源:金斧子投研中心 阅读量:1364人/次
内容摘要: 邓普顿的逆向投资:真正的投资者都在找悲观点 邓普顿在1939年的时候重金买了密苏里太平洋铁路,这样一家快破产的铁路公司,一个典型的逆向投资案例。当时他是这么考虑的, 美国有个规定,经营良好的公司,在繁荣中,将被抽税,而且税率高达85%,换句话说发国难财的铁路公司,将要把大部分超额收益用于交税,而密苏里太平洋铁路却一直亏损,所以他如果扭亏,是不用交税的。所以这个奇葩规定,让其他经营良好的公司,获得的好处远低于破公司。最后的结果就是,密苏里太平洋铁路净收益以每年70%的速度增长,而另外几家铁路净收益反而下降了。这就是约翰邓普顿早期的投资原则,他希望投资的公司能有较快的利润增幅,同时政府还不能拿走他的收益。

       不过这并不能算是一次完全成功的投资,邓普顿犯了巴菲特11岁时购买城市设施股的错误,他和姐姐一起购买的38美元每股的股票,涨到40美元就抛了,而这支股票后来涨到了200美元。约翰邓普顿在买入4年后,卖出了全部股票,他的卖出原则就是这些股票价格被抬的太高了,失去了吸引力,但是大师跟神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大师也会犯错,就拿那个密苏里铁路来说,他买的时候八分之一美元,卖的时候也只有几块钱,但最后最高涨到了105美元,所以这个教训让他印象深刻,并做了反思。

 

       为什么有人炒股总是亏损?为什么有人的逆境比别人的顺境还好?为什么有人在顺境还会如履薄冰?因为股价的短期行为是随机的,短期的股价受到股民情绪的影响,而情绪是无法预测的,炒股注定是亏损的。假如短期股价上升和下降的概率均为50%,那么一段时间之后的收益的期望就是0,再加上频繁换手的手续费,收益就是负的。举个栗子,抱有通过炒股快速发财的人,注定是被收割的“韭菜”。

 

       所以很多人都在找热点,而真正的投资者应该去找悲观点,在悲观中发现乐观,这才是投资之道。邓普顿就说,人们总问我,前景最好的地方在哪里,但他们其实问错了,他们应该问前景最悲观的地方在哪里,那里才有机会。大家都关注的东西,即使你买了,也是一个高价。

 

       关于极度悲观策略,邓普顿提出了“极度悲观点”,在这个“点”上,会产生极度低估的便宜货,这个点往往会出现在一些突发事件,也可以说是“黑天鹅”。书中举了一个例子,9.11事件后,美国股市停市一周,但一周后开盘时,人们的恐惧依旧强烈,数只航空股暴跌百分之五十以上。邓普顿在9月17日股票市场恢复交易时,利用公众恐惧挂单大胆买入8只航空股,当日成交三只,在之后的6个月出售时获得了极为可观的回报,三只航空股分别收益61%、72%、24%。

       

       邓普顿利用市场的恐惧进行投资令人赞叹,但邓普顿思考的方式并不是复杂的:第一,这次突发事件对航空公司的长期运营不会有太大影响;第二,极度悲观的市场环境下,航空股的估值十分诱人,当市场回归理性后,会给予合理估值;第三,美国发生恐怖袭击后,美国政府会加强预警措施和防御体系,有利于航空安全

  

       邓普顿提供了两套投资方法,一种是你去押注市场的风格,这几年哪个市场跌幅最大,你就去投资,未来他会有比较大的涨幅,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均衡配置多个市场组合,约翰邓普顿就是靠这样的猎取低价股加多元化市场配置策略,让他远远战胜了市场的平均收益。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邓普顿押注韩国市场,造就经典一战。圣诞节前夕,邓普顿给韩国基金汇入了1000万美金,1998年1月2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约翰.邓普顿投资韩国,可见市场马上就要筑底了。”这篇报道到是非常有前瞻性,仅仅在危机爆发之后一年,整个1998年,韩国市场当年指数的回报率是96.2%,而韩国基金回报率高达96.2%,因为投资韩国公司,在彭博基金排名5307只股票基金中名列第一位。

 

       衡配置多个市场组合即猎取低价股加多元化市场配置,也就是说哪个市场最近表现不太好,你就超配他,哪个市场最近表现的很好,你就少配。这样的结果是,你总能提前布局风格。用耐心等他风格切换。然后赚取更多的利润。你的视野里至少应该有这么几只基金,上证50指数基金,沪深300指数,中证500指数,创业板指数,标普500指数,香港恒生指数。哪个地方跌的多了,就可以多买一点,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均配,每年底动态调整,卖出赚钱的,买入赔钱的,让他们总体上仍然维持均配,这样其实你根本就不必费脑子,但可以得到一个非常好的投资结果,客观上做到了低买高卖。

 

       大家感觉分散配置是不是挺耳熟的,之前我们讲到彼得林奇,就有说,林奇执掌下的麦哲伦基金购买股票数量之多、换手率之高举世罕见,很多人调侃,没有林奇不买的股票。他这么做主要原因是尽可能逃离华尔街咨询师的“雷达范围”,追踪指数的同时,提高超额收益。但事实上,林奇也说,他也不算完全的分散配置,因为麦哲伦基金的一半资产只投资于100只股票,2/3的基金资产投资于200只股票,1%的资金分散投资于500只目前只能算是二流投资机会却有可能在以后成为一流投资机会的股票。

 

       所以,我们如果只是分散投资,并不做逆向投资,可不可行呢?邓普顿做了一个比较,用邓普顿基金和摩根史丹利资本国际全球指数做比较,后者是一个全球市场为标的,编纂的一个指数产品,就是一个均配全球市场的结果。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在1969年你用1万美元投资邓普顿基金,1992年,将获得36.4万美元的回报,而如果买了摩根史丹利的全球指数,那么他只增长到49000美元,换句话说一个是36.4倍,一个是不到5倍,也是差距巨大。所以你看,逆向策略能够给你带来巨大的超额收益。但逆向投资是很煎熬的一个事情,你选择逆向布局,就意味着你要与弱势股为伍,业绩长期落后于市场水平,没有过人的心理素质是无法坚持的。

 

       拿邓普顿基金来说,他也不是顺风顺水,在艰难的70年代,70年71年和75年,邓普顿的基金表现都很一般,一些投资者实在忍不住就给卖掉了,但10年之后他们发现,尽管有3年的挫折,邓普顿基金的年化复合增长率仍然高达22%,所以有大师说,在股市里赚钱,往往不是那些眼光最准的,而是心理最稳的。



金斧子独家权威研报 留下联系方式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