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旗下APP
    金斧子财富
  • 关注我们

    金斧子微信公共平台

  • 400-9302-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私募基金 > 专题研究 > 详情
【金斧子价值投资研究课】邓普顿:60%的投资决策
2020-03-27 18:42 来源:金斧子投研中心 阅读量:1463人/次
内容摘要: 邓普顿:60%的投资决策正确率就够 如果别人买什么,你也买什么,那么你的投资表现不会比别人更好。除非你买的东西与众不同,否则不可能有得到更高投资回报的机会。道理很简单,要买就只买最划算的东西!要买最划算的东西,就要买那些大家都在抛售的东西。有句老话说的好,当某家公司或某个行业的光彩业绩上了头条时再去买入已为时已晚。因为其他人已把价格推了上去,这条原则在投资领域中的适用性远远超过其他行业。

       邓普顿曾说:“不要拘泥于复杂的数学公式,不要过分追究每个公司的细节。按照简化的思维方式,遵循最基本的原则决定即可。”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巴菲特、芒格、彼得林奇、费雪这些大师们都不属于喜欢掉书袋,长篇大论讲复杂模型的人,所以,人们常常说“大道至简”。小金觉得,在投资领域还可以再加上一句话那就是“贵在坚持”,这些投资大师们,单拎出来某一年的业绩,很可能超越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放到二十年、三十年真的很无敌,投资真的是一场马拉松,一场修行。

 

       约翰邓普顿说,他的工作原则就是多一盎司工作法,也就是你总要比别人多付出那么一点,这样你才能战胜别人。换句话说,成功的人和其余的人之间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是否愿意多投入那么一个钟头去读书,或者多投入那么一个钟头去做调研,其实大师们看到的东西也就那么多,并不会真的开天眼,邓普顿也是如此。

 

       邓普顿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邓普顿公式,这个公式有点类似于房地产的租售比,你把每股收益看成是你买了这个股票给你支付的报酬,就像你买了房子租出去后收到房租,如果小于5%就证明股价高了。比如,一只股票每股收益0.74元,除以价格17.35元,等于4.2%,就证明股票虚高,你买这个股票的收益还不如买国债,因为它的收益差不多就是5%而且无风险。

 

       另外一个邓普顿常用的指标就是PEG,用市盈率除以净利润增长率,如果得出的数字小于1,就是可以买入的。因为这意味着公司未来的净利润增长率大于目前的估值水平,反之大于1就意味着贵了。这个公司彼得林奇也常常会用,所以市盈率超过50的股票都会直接被他KO。

 

       用PEG方法进行行业的对比,是选择股票时候的一个非常实用工具,但其实在决定是否把股票卖出的时候,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第一,什么时候要考虑卖出你手里的股票?

 

       答案是当你手里的股票价格正在接近它的价值的时候,这一点对我们小白用户非常实用,因为很多的人不知道怎么判断卖出的时机。

 

第二,卖出的标准是什么?

 

       答案是比你手里持有的股票好50%以上,打个比方,你手里有个股票价格是50元一股,它的价值也刚好是50元一股,你可以考虑卖出去了,如果这个时候你发现一支股票的价格是它真正价值的一半,一个本来值100元的股票,现在却只值50元那么你可以换成这个股票了。

 

       邓普顿用这些指标找到了60年代的日本市场,而在80年代进入美国市场,90年代又进入韩国市场的。

 

       投资日本市场是邓普顿的经典一役,邓普顿是在50年代 的时候,对日本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当时他对战后日本的勤劳印象深刻,所以和所有看空日本的专家不同,他进行了逆向投资。开始在日本买股票,前期邓普顿用的是他自己的钱 ,因为那个时候日本还不允许外资自由的撤出去,这意味着你可以在股市赚到钱,但是如果想拿出去门都没有,但邓普顿还是愿意拿自己的钱冒险,好在日本60年代开放了资本市场。

 

       日本当年的平均增长速度是10%,而美国大约是4%,日本的增长速度是美国的2.5倍,而市盈率却比美国股票低了80%,当时日本的股票市盈率平均只有4倍。主要是战后西方世界不太瞧得上日本这个战败国,也对当地投资充满偏见。邓普顿这样的便宜货猎手就知道,这种偏见早晚要消除,日本的资产价格水平也早晚要跟世界平均水平一致,所以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从66年开始到68年日本股市大涨,邓普顿之前买入的股票大涨,从65年开始到68年,进入日本的资金大幅度的提升,增长率达到371%,日本股市变得大受欢迎。指数从1959年的80点增长到1989年的2881点。无数的股民梦寐以求的寻找十倍股票,但是日本市场随便买一个股票,都是36倍增长。

 

       说到这,小金就要说到一个大家对于邓普顿的“投资者偏见”了,在信奉价值投资者中,习惯于分成二类,人们把一类比喻成“捡烟蒂”,比如邓普顿,格雷厄姆就是这个类型的代表,还有一类是成长类,看中的是公司未来的高增长,所以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但是邓普顿却告诉我们,如果这样分类就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会把我们引入到一个错误的方向。

 

       实际上,邓普顿说,他买的绝大部分股票同时具有低估值和高成长性,如果我们买入一个股票的时候,他未来的预期增长已经反映到了股价上面,那么即使他未来真的能够高增长,那么你也不要买,因为赚到不到钱,你为未来的增长付出了很高的价格,而且冒了很大的风险。

 

       在严格控制成本的原则指导下,邓普顿还经常用1-2倍的倍数买下股票,这基本就是一个极端低估的情况了。邓普顿自己也承认,对于未来的收益率,他也是蒙着算,他一般都是用过去10年的该公司平均净利润增长率来计算一个平均数,再用这个平均数算未来五年的利润。能保守的地方就尽量保守一点。

 

       约翰邓普顿提醒投资者,其实算的时候也不需要太过精细,因为整个经济都是向前发展的,经济越繁荣,通货膨胀就会越频繁,而通胀频繁就会导致货币贬值,所以把钱投资于权益类资产中,是最佳的抵御通货膨胀的方式,邓普顿也安利的权益类投资,拥有不断赚钱的能力,无惧通胀,甚至喜欢通胀,在通胀的时候涨势更好。

 

       最后,邓普顿告诫投资者,只要 60% 的投资决策是正确的就足够打败市场。在分析未来盈利水平时,不论分析师多么厉害,犯错总是难免的。预测未来很困难,除非接受你会犯一些错这一事实,否则你将一无所获。


金斧子独家权威研报 留下联系方式 立即订阅
热销产品
独家研报免费订阅